这让我想起了豆豆的《遥远的救世主》,里面有一段对话,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角度。

丁元英的父亲在病危时,他大哥召集一家人一起讨论该怎么摊医药费时的一段对话:

大哥:
咱开个会,看看咱爸这事该咋办?
这钱该咋摊?

丁元英:
如果是摊钱的事,我就不参加了。

大哥:
你凭啥不参加?

丁元英:
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爹,他还是谁的爹,我不知道。
大哥现在说的是摊钱的事,
如果我知道咱爹不仅仅是我爹,也是你们的爹,
那就一定会想到分摊责任,
否则心里就会不平衡,
我和大哥都在外面,如果秋红在给父亲端茶倒水的时候,也这么想,
他也是你们的爹,那这碗水就端不下去了,
结果就是,咱爹喝不上水。

大哥:
秋红照顾父母,将来遗产都是他的。

丁元英:
那没有遗产的父母就该扔墙头上。
讲责任本来就已经错了,说孝顺再加个美德就更错了。
那应该是血缘关系的本来,本该如此。

孝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是美德。
是非得把所有干净的地儿都弄脏了,才踏实的东西。

没钱的子女多了,办到哪里是哪里,尽心尽力才是标准,办到什么程度不是标准

爸还在病危阶段,先抢救生命,如果过了病危阶段,确认时植物人了,那就停止缴费,我就把氧气管子拔了。

大哥怒了:
这个家轮不到你说话。我们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做儿女的不孝顺,不能让人家戳我们脊梁骨。

丁元英:
如果我孝顺的口碑,是以我父亲的痛苦和尊严为条件的话,我就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。

母亲:
那可是你爸,拔罐子这种绝情的话,你也说得出口,养儿防老,他就落得这么个下场。

丁元英:
妈,如果你养儿就是为了防老,那就别说母爱有多伟大。
你养来养去还是为了你自己,那是交换,等不等价还两说着。
碰到我这么个不孝顺的你就算赔了。

在最后,丁元英的父亲没有渡过病危阶段,秋红在和丁元英把他们父亲骨灰送去墓地时的一段对话:

养儿防老不都是这样子过来的吗?

丁元英答:
养儿防老,那父母就是你天然的债权人,而且这种感情比山高比海深,你永远想的就是还债报恩,所以这种文化就让每个人都直不起腰来。

秋红又问:
如果我们已经砸锅卖铁,再也借不来钱了,但是还差一万块钱,就能救活爸,那你说该咋个办哦?
丁元英的答复是:那他就死。

秋红沉默许久:哥,你还是一个人过吧。

其实人吧,总喜欢听有利于自己的,百善孝为先,其实后面还有一句,论心不论迹
正如丁元英说的:没钱的子女多了,办到哪里是哪里,尽心尽力才是标准,办到什么程度不是标准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