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3年 我该做点啥呢?

这是我年初思考的问题。

幼时多病,于是爸妈总会不定时的从药店买一些中药材回来炖汤,一家人一起吃。
那时也不知道都是些啥,然后总会好奇宝宝问:

  • 这是啥?
  • 这是黄芪,这是人参...

或许从那时起,就对这些根根草草的,有那么一些独特的印象。

这些药材其实并不好吃,但是爸妈说吃了不长冻疮,也就会咬着牙吃下去。
事实也确实很少生冻疮,隔壁家孩子基本每年手都会成熊掌,我的小手最多就小指外延经常和桌子本子接触的地方长点。

其实在17年时,国家发布的扶持中医政策,可以通过师承去考中医执业。
得知这信息那一刻,我就在开始思索着,查找相关资料,该怎么入局。

但是现实总是打脸的,因为政策刚出来,大家都是迷茫的,于是折腾了一段时间后,无果而终。

2023年 我又可以了

当一个人有了一个想法时,一个很想很想去做的想法时,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稀释掉。

疫情这么几年下来,在家断断续续待了老鼻子长时间了,我不由得再次思考,我该做点什么?

学医的念头又再次浮上心头,然后和家里爸妈沟通了下,爸妈听后并没觉得有啥不妥,反而还挺支持我的。

于是我给他们说了目前的问题状况,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师父拜师,身边西医朋友一大票,中医少得可怜,更何况还要是副主任以上级别的,一时也想不到谁合适。

与此同时我自己也咨询了很多机构,他们是可以帮我联系老师,费用相对来说也不是很高,但是总觉得不是太靠谱。

然后这个问题就放在了哪里,我们的日子照常过着。

在腊月过年时,一亲戚聊天提到,前不久身体不舒服,在区医院中医科找了中医师调理,效果还挺好。
就这样,大家一讨论,越聊是越开心,这不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师父么?

虽然这医师和爸妈我没直接联系,但是这医师特别好的同学是我家另一亲戚——郭哥,和爸妈关系特别好,一合计感觉此事能行。
于是晚上就联系了郭哥,看能不能让他牵个线,收下我这徒弟。

在正月初九时,郭哥说明天他就回来,大家一起见个面。
第二天,我们就在区医院,几个人见了面,医师也就是我现在的师父看到我后,一点都没犹豫,直接发话,明天就来跟着我上班。

这事就这么成了,后来才知道,这天其实师父还处在休假状态。

内心的惶恐

今年29岁了,此时让我抛弃从业多年的软件开发,转行学中医,这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,说自己内心不惶恐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• 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?
  • 假如三年后没考过该怎么办?
  • 我能学出来么?
  • 我自己真的喜欢么?
  • ....

一系列的问题,都在脑袋里不停的问自己。

其实这些问题,很早就已经有了答案,我现在都还记得,高考后志愿填报,我填的几个方向,分别是:计算机,心理学,医学

计算机是我的最爱,在行业里面也混得不错,薪资也拿得挺满意。

都说干一行恨一行,我倒是觉得,不是恨,而是随着对这个行业的深入,你会发现很多行业的真实现状,以及越来越知道自己在这个行业的瓶颈。

世间三千,慢慢你的年龄越来越大,经历的事越来越多,你会发现自己性格的缺陷,同时,不同行业不同职位并不是像成功学里面描写的那样,只要你努力,干够一万个小时,你总能成为这行的专家。

当然不是说这个是错误的,但是他一定不是应用于所有场景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!

我一直是属于那种闷着头做事的那种,不善言辞,用一个非常通俗的词,就是慢热,非常慢热那种,情商也不高。

通常在公司的宴会上,总是不知道该怎么拿起杯子和领导说什么,往往都是默默干饭那种。

所以,很多潜规则的东西,自己也不太愿意去做,用一个现在很流行的词去形容那就是,佛系。

当然也不是说,非得往管理层方向走,也可以默默的专研技术,做一个技术狂人呀。

这何尝不是一个方向,但是现在的软件行业,正在朝着一个非常难以形容的方向发展,分工越来越细,工程越来越大。
就一个细分方向就够你吃很久很久了,而且你研究的技术是越来越难离开团队操作。
从某种角度来说,你永远都只能做配角。

人总得干点自己想干的

其实这怎么说呢?

或许自己现在无债一身轻,也或许是年少无知。
待在软件行业已经深知自己的局限,那何尝不考虑换一个赛道呢?

并且现在船小好掉头,三年脱产学习时间与一生几十年,貌似也不是那么长。

所以想着那就干吧,转行学中医去,争取三年后一次性通过!

标签: none

本文著作权归作者享有,未经作者书面授权,禁止以任何目的、任何形式转载,本声明具有法律效力,作者保留法律范围内的一切权利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