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遇到某些问题的时候,你是否尝试过把因果倒过来推理。

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因果关系的逻辑,因为这个所以得出那个。

如果某一天有一本书,告诉你在某些时候你可以把因果关系给倒过来,很多事自然就解决了,那这本书就是阿德勒的《被讨厌的勇气》了。

以下言论仅是个人观点,并非完全是作者想表达的意思,仅供参考!

一、刀伤好了会留疤,心痛之后也会有痕

据说每个人的左手上都会有至少一个疤痕,那是成长的印记。

我非常清楚的记得,我左手上那个疤痕是小时候为了把一个玩具上的线割断,用家里的尖刀子一戳就戳到了手上,现在那疤痕都还在,自那之后,我每次割线时,看到它都会提醒我小心点。

在我们心理方面,也和生理上非常类似。

你是否有过非常心痛的时刻?

当我们经历了一件非常痛心的事之后,我们的内心里面就会记住这件事,以后会用尽全力去避免这件事发生,这便是我们的伤疤。

当我们的这个伤疤建立起来后,很多人便会选择自我保护起来,这是我们非常常见的保护机制。

当我们还没准备好去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,往往都会选择止步不前,画地为牢,并披上华丽的外表,因为我受伤了。

这个适应的时间往往因人而异,类似的创伤,有些人只需要一个月,而有些人则需要半年,甚至终生。

人又是一个非常容易受环境影响的人,我们都喜欢同情弱者。

就像大部分小孩子只要一生病,父母总会对他百依百顺,这对孩子来说,就是福利。

于是有这么一类孩子,他们为了得到父母的这种百依百顺,会选择长病不起。

不光是小孩子,大人也会出现这种类似的事,在我们经历了一些创伤之后,进入恢复期后,大家的关怀备至,时间久了,也特别容易沉溺其中,也就不想出来了。

手上刀伤好了,会留下疤痕,心灵上也是如此,不管怎么去抚慰,伤疤始终是伤疤。

二、只是不想出来,不是出不来

阿德勒提出的观点就是这样的,不是你出不来,而是你不想出来。

用一句耳熟能详的词叫: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他认为,你不管经历了什么,那都是过去,它不能代表未来。

但其实,这是反人性的,因为从遗传基因的角度,往往对我们有害的会被记录,然后遗传到下一代。

我们大部分人天生都怕蛇,这是因为我们的祖先上过蛇的当,基因里面写入了,他对我们有害,不能去碰。

所以那些让我非常痛心的事,往往会记得更久、更深,因为它对我们有害。

你说他不想出来,从某种角度看也是正常。

所以不管是走出来,还是去承认这件事的伤害,它都是需要勇气的。

这本书叫做《被讨厌的勇气》,确实很多人都不喜欢勇气,很讨厌它,因为它的存在会让我们必须去面对,去接受曾经的伤痛。

三、只有自己愿意改变时,才能改变

不管是创伤还是其他经历,我们永远都不能完全体会当事人那一刻的心情。

因为我们大家的经历都不相同,面对那种情况的反应也是不同的。

千万别用你的认知去揣摩对方,发出:「这有啥嘛,不就是......」 的言论。

个人感觉阿德勒的观点,对已近有想法改变自我的人,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而那些还没准备好改变的人,或许会有一种在伤口上撒盐的感觉。

只有当事人觉得需要改变了,才可能真正的去改变。

当别人还没做好准备时,强制拉扯着往前走,消耗的只是两个人的体力。

标签: none

本文著作权归作者享有,未经作者书面授权,禁止以任何目的、任何形式转载,本声明具有法律效力,作者保留法律范围内的一切权利。

添加新评论